禪修班第五堂:制心一處,無事不辦

上課上了五堂,若問我有什麼感想,我或許會回答:「有趣,很好玩。」看過我「禪修班第一堂:腿呀!我的腿呀!」這篇文章的看倌也許會覺得我瘋了。一個月前還差點變成「身殘」的人,這回「腦殘」了,竟說禪修班很好玩?嗯...該怎麼形容呢?反正就是...好玩。

一個月下來,不敢說有什麼進步,不過「舌頂上顎」以及「腹式呼吸」這兩樣我倒是練得蠻勤的。平常沒事幹的時候,就拜託舌老大,幫我頂一下上顎。平時打電腦時,也會提醒一下肚臍,記得呼吸。所以這兩個動作有點習慣了。突然想起,以前高中生物課看過,青蛙的舌頭也是這麼向內捲,呼吸時肚子也一鼓一鼓的。嗯...我想青蛙來學禪坐一定學得很好。至少牠「舌頂上顎」以及「腹式呼吸」不用練習了...。

一進到禪修班的場地,我便躡手躡腳地走進會場。因為我們的普蓮師姐已經在那裡端坐了。習慣性地拿名牌,打勾簽到,放好東西,脫下鞋子,找塊風水好的地方跟腿筋說 Hello,開始瀏覽起白版上的今日進度:嗯...觀掌心、一指禪、名色輪呼吸。我對一指禪特別好奇,因為它的名字很帥,好像是少林寺藏經閣裡哪本密笈摘錄出來的驚世武功似的。哈呀~~看我的六脈神劍~~不對!那是大理段皇爺的武功...。

首先是「觀掌心」。右手伸出來,兩眼注視著掌心的一點,眼睛不要動(喔~~有股快要「脫窗」的感覺),意念集中在那一點...接著把眼睛閉起來,想像仍然注視在那一點,意念集中...再張開...再閉起來。剛開始除了害怕眼球會不會掉出來外,沒啥感覺。之後感覺掌心有點熱熱重重的,範圍大概是一塊圓形的蘇打餅乾那麼大...喔喔喔!難道這就是內功嗎?哈哈哈...你不相信?我也不相信。就在我想把那塊蘇打餅乾捏成十元硬幣大時,師姐要求我們停止動作。

再來就是我期待已久的「一指禪」了。右手伸出食指,眼睛注視指尖一點,注意力也集中在那裡。接下來也跟「觀掌心」差不多,過一陣子閉眼,再一陣子開眼,反覆交替。看看自己的指尖有什麼感覺。沒想到這次我的指尖很快就有反應,會有脹脹、尖尖、刺刺的感覺。瞪啊瞪的,腦袋漸漸變「呆」了,我視野所及的景物,除了那個指尖以外開始變化。四周的聲音開始靜下來了,說是靜下來可是我還是聽得到。指尖以外的景物,慢慢「淡出」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茫茫的顏色。眼睛除了指尖以外,看不太到其它的東西(可是我的眼睛明明是張開的呀?真是奇妙)。蠻有信心我可以一直注視那個指尖而不會分心的感覺。其間那個指尖刺刺的感覺縮小到一點點,不過比剛開始的時候還刺痛,有點像被靜電電到的感覺。普蓮師姐一聲「好~~」,把我拉回現實世界。

師姐說,如果我們在做「一指禪」時,可以把我們的心臟,投射到指尖。這樣我們會發現,指尖會跟著心臟一起跳動。此外,如果胃部不好,就把胃投射上來,可以得到調理。其它肝、脾、肺、腎、腦、大小腸、青春痘(...呃,過火了),都可以比照辦理。比夜市裡賣的祖傳跌打損傷藥還有用(自首:這句是我加的)。師姐還說了一個故事:一位師姐在父親開腎臟的刀時,把父親的腎臟投射到指尖來,突然感覺指尖被一股黑氣圍繞。經過不斷淨化,黑氣消失了,潛意識有個聲音告訴她父親沒事了。果然在她睡過一覺後接到電話,說父親開刀一切順利。所以「一指禪」不僅可以培養專注能力,還會衍生出很多好用的「副產品」。「制心一處,無事不辦」果然是至理名言呀!

接下來是考試會考的大重點...「名色輪呼吸」。太重要了!一定要拿螢光筆跟紅筆畫圈塗滿。名色輪是身體能量的總開關,把它打開後才能做後續的修行。原來我們的呼吸是「隨息法」,就是意念隨著出入息而進出。現在則是把意念釘在名色輪(肚臍後方三指左右),不論要呼要吸,都守在名色輪,鼓動名色輪呼吸,則鼻子自然就會呼吸。我自己是把我那個大肥腰想像成一個氣球,名色輪在氣球的中心點。吸氣的時候氣球漲大,吐氣的時候氣球則縮小。普蓮師姐說,名色輪上通明心輪,下通無始輪,後面兩條通兩腎。呼吸時,想像氣由上、下、或後方進來,不要想像成由肚臍進來(不然會「膨風」)。吸氣時盡量漲大腰部,到無法漲大時,再慢慢吐出,留下兩分左右的氣作為集縮名色輪使之引爆(啟動)之用。一旦啟動,名色輪會將真氣自動傳送到全身,調理身體內不好的部分。

今天倒是沒有像上次做名色輪呼吸般全身身處洪爐。不過眼前出現一點點金色帶綠色的亮光。剛開始很小,最後全身正面都被那道光包住,差一點連背面都被他包住。蠻奇妙的!所以說,禪修...蠻好玩的。

2 意見:

    不好意思
    你的心得太棒了
    所以自行擷取了一些當作新班文宣的輔助心得
    希望您別介意喔

    師姐:

    不用介意,當然歡迎。承蒙您看得起,我也很願意跟大家交流一下意見。有交流有進步嘛。 ^ ^

MistyLook made by Web hosting Bluebook. Port to Blogger Template by Blogcrow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