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修班第一堂:腿呀!我的腿呀!

前幾個禮拜,看到公司康樂會轉過來的信件,康樂會的禪修班招收會員。當時就浮起想報名的念頭。一方面我想藉著禪修班,讓我精神官能症的病況能夠好轉。一方面我自己本來就對禪修,武術,佛法,命理等東西有興趣。在沒什麼考慮之下,就靠著直覺報名了。

報名之後,負責禪修班的蔡朝陽師兄馬上回信歡迎我加入。另一位負責的幹部林麗華師姐,也用院內包裹傳遞了一本「禪修入門」的書給我看。喔!真是令人感到溫暖又有效率呀!接著就期待三月二十七日中午的第一次上課。

走進上課地點文哲所地下室的場地,嗯,兩邊牆壁橘紅色的燈光灑下來,左手邊有個舒服的小天井,空氣中瀰漫著檀香,耳邊繚繞著平靜的音樂,前方還有一位親切對我笑的師姐招呼我進來。我一點也沒懷疑是否走錯房間,這種氛圍若說不是禪修班打死我也不信。馬上義無反顧地簽下生死狀...喔,是個人資料表,拿了這十二週的課表,找了一塊看起來風水不錯的巧拼版,就這麼席地而坐。

剛一坐下我就知道糗了:太久沒有席地而坐(在家裡或是辦公室都是坐椅子),都不知道自己的筋何時變得如此僵硬。我連最基本的把兩條腿收到身下,都僵硬得身體無法保持平衡,一副快要往後倒的樣子。不知情的人大概以為我腿上了石膏吧?心中「ㄍㄧㄠv」了自己一下,然後尷尬地向那兩條腿筋打招呼:「哈囉!好久不見,你們好!」

此時負責教導我們禪坐的普蓮師姐,笑臉盈盈地走到前方坐下後,開始了第一堂的禪修課程。首先教盤坐:一般人把左腳收到右腿下壓著,再把右腳收到左腿下壓著,這種叫做散盤,又叫做如意盤。「這種是最簡單的。」當普蓮師姐講出這句話時,我的胸口 + 兩條腿簡直在淌血(當然是形容詞。如果是名詞那可驚動四座了)。為什麼連最簡單的散盤我都坐得如此辛苦呢?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「正襟危坐」。尤其對那個「危」字體會特別深刻。再來就是請一位師姐示範單盤(把某一隻腳放到另一條腿上)以及雙盤(把兩隻腳各自放到另兩條腿腿上)。由於那部分屬於「可遠觀不可褻玩焉」,在此我就不加贅述。

接著就是金剛蓮花印以及禮敬十方。雙手合十,右手大拇指在左手大拇指之上,置於胸口,上升至額前,再下降至胸口順勢向前敬禮,做為禪坐的開始。好笑的是,所有禪修班同學裡面,就可以看到一個穿著黃澄澄 T 恤的胖子,雙手合十,像騎在木馬上前後搖晃。嗚嗚嗚...不是我不想頂禮,實在是彎不下去呀!在彎不下去又勉強想彎的情況下,就變成這副可笑的「騎木馬」的窘樣。

最後就是教把心念集中在頭頂下方一吋的「禪心輪」,在腹式呼吸下,進入禪定的境界。別的師兄師姐進入禪定狀況沒我是不知道。不過我一定沒有。因為兩條腿的筋正在對著我的身體「掄牆」,大叫著「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!」這個效應造成了我的身體起了「武者震」的反應,全身上下橫肉亂舞,汗如雨下。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情況下,普蓮師姐輕輕拍了我的肩膀,拿了四塊巧拼版疊起來要我墊在屁股下。唉!那一刻,可不是「Orz」可以形容的,簡直就是「囧rz」了!

下了課,兩位師姐從文哲所門口鼓勵我到活動中心門口:「加油喔!」「不要放棄喔!」「下次還要來喔!」嗚嗚嗚...謝謝師姐們!我會來的,如果那時候我的腿還能動的話...

後記:第二天起床後,我很懷疑我的身體是否癱瘓了。因為他們完全不能動,可是我又感覺到他們對我的延腦哭訴著他們昨天受到的虐待(痛啊!)。剛好普蓮師姐寄信要我們分享上課經驗,我就把這股痛楚,減輕程度之後貼文在她的部落格上。

[+/-] 繼續閱讀...

今天早上打開訂閱的電子報,赫然看到這一條新聞:「代理任天堂25年電玩阿嬤嗆聲:到時水貨Wii死得難看」。我的心裡揪了一下,因為我就是那個買了「準備死得很難看」水貨的人。

自從去年八九月在 YouTube 看了 Wii 這段令人震撼的影片後,我就迫不及待地等候 Wii 上市的消息。好不容易網路傳出大賣場將在今年農曆過年前推出不到八千塊的 Wii 主機,我就急急忙忙地到內湖該賣場詢問 Wii 公司貨何時會出來。沒想到得到是賣場人員冷冷的一句回應:「還早啦!你可以留下你的電話跟姓名,不過如果你看到別的地方在賣的話,也不用客氣,就先買吧!」我從二月初留資料到現在,我沒去電取消,也還沒收到他們來電通知有貨,不過我們家已經玩 Wii 玩了快一個月了。

我自己從事軟體業,雖不敢說從小到大都用正版軟體,但只要真的是好東西,而且自己也行有餘力的話,我大概都會傾向買正版。一方面是鼓勵創作者,一方面感覺買正版會比較有保障。所以一想到要買 Wii,我也傾向購買公司貨。雖說水貨早在去年十二月底就賣得嚇嚇叫了,不過我還是遍訪光華商場,希望能早日見到公司貨出現。

不過一等再等,一問再問,眼看著同事們水貨一台台的買,還在下班後借用公司會議室的投影機,開始半炫耀似地把 Wii 拿出來借給大家打,我的耐性已經快要被磨光了!博優從年初說農曆年前,再改成二月底三月初,再改成五月,現在看上面那則新聞,居然說「盡量爭取在六月之前上市」。哇咧!這就有點像在渡口遲遲不開的郵輪,然後船東詛咒那些坐舢舨過河的人「都會死得很難看」似的。喂喂喂!大嬸!我趕時間呀!如果你的郵輪準時開船,誰喜歡坐搖晃的舢舨然後被別人咒死啊?

我非常感佩曾愛玉阿嬷當年引進任天堂紅白機的那股眼光與魄力。紅白機是我小學時代最令人愉快的一段回憶(我當年可是買了公司貨喔)。但是,如果這次 Wii 能夠在大家熱切期待下如期上市,而不是一直放「閃光彈」,大家的耐性也不會被磨到不見(不知阿嬷聽過放羊的小孩故事沒)。或許你們真的有日本方面來的壓力與困擾,但沒必要詛咒我們這些坐舢舨過河的人死吧?

延伸閱讀:

[+/-] 繼續閱讀...

鄭丹瑞寫的文章

以下是大學國術社的一個師弟分享給我的文章。是鄭丹瑞寫的。寫的事情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了不起,但隨著年齡增長,我越來越覺得某些老生常談真的是至理名言。畫線的部分是我自己覺得需要多加注意修練的地方。不知朋友們你覺得有感覺的是哪幾句呢?貼出來給大家參考。

急事,慢慢的說;
大事,清楚的說;
小事,幽默的說;

沒把握的事,謹慎的說;
沒發生的事,不要胡說;
做不到的事,別亂說
傷害人的事,不能說;

討厭的事,對事不對人的說;
開心的事,看場合說
傷心的事,不要見人就說;
別人的事,小心的說;
自己的事,聽聽自己心裡怎麼說
現在的事,做了再說
未來的事,未來再說

知人不必言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口德與己
責人不必苛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度量與己

才能不必傲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內涵與己
鋒芒不必露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深斂與己

有功不必邀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謙讓與己
得理不必搶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寬和與己
得寵不必恃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後路與己

氣勢不必倚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厚道與己;
富貴不必享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福澤與己;

凡事不可做盡,留三分餘地與人,留些餘德與己;
為人處事,常留三分地,與人設想,尚存幾分。

看來我要修練的地方還多著呢!最後以易經乾卦上九爻辭「亢龍有悔,盈不可久」留給我自己,作為警惕,也對我上述的缺點作一個總結。希望哪天我這篇文章可以完全不畫線(祈禱)。

[+/-] 繼續閱讀...

抓周

安安:

昨天的抓周你真的是帶給我們許多的歡笑!本來你是上星期三生日,應該在那天給你抓周的。可是因為叔叔在外地上班,只有星期六日會回到家裡來,所以我們決定昨天星期天給你來個抓周大典。

大家都很興奮地為你準備抓周用的用品:蔥代表聰明,蒜代表會計算,芹菜代表會勤勞,印章代表會做大官,鈔票代表會賺大錢,筆代表會成為書畫家,書代表會唸書,計算機代表可能成為商人,尺代表會成為設計師,球代表會成為運動家,我們還拿了一個繃帶,代表將來可能做醫生,一隻滑鼠代表將來能成為工程師...等等。

才剛剛準備好所有的東西,抱你到起跑點,你突然發出 "呃呃..." 的聲音。大家都笑翻了,說你的引擎已經發動,準備好要往前跑了。我還沒放手,就可以感覺你的兩隻小腿腿往前的強勁衝力。才一放開,你就像跑百米的速度往前衝!熱心準備抓周用品的阿嬤跟姑姑,平常白天照顧你的阿公,拿著攝影機的媽媽,還有還在吃晚飯,咬著披薩的叔叔,全都再一次地笑翻了。

猜猜看你抓了什麼?第一抓據說是性向。本來以為你還小,應該毫不猶豫地直接往你最有興趣的東西爬過去才是。沒想到你到了所有用品排列的地方,還停了下來,左搖右晃,好像真的在選東西似的。就在大家再一次的笑聲中,你抓了一顆紅色的球。 "喔!這代表安安很好動!" 平時大家都被你的旺盛精力累壞的大家,全都在心中默默地點了點頭: "準!"

第二抓是職業。當我把你再次放在起跑點放開後,你仍毫不猶豫往左手邊衝過去。這次你選了一隻滑鼠...天啊!滑鼠!真是滿門忠烈呀!阿公是電信方面的工程師,爸爸跟叔叔都是程式設計師,結果你仍然義無反顧地 "繼承家業" ,在一大堆用品中,就是選了滑鼠!這這這...真叫爸爸一則以喜,一則以憂啊!工程師很辛苦的耶!

辛苦準備了半天,結果抓周不到三分鐘就結束了。大家都覺得意猶未盡。所以媽媽跟姑姑都提議再抓一次,當作是你職業的第二選擇。才剛一放開你,你什麼大東西都不選,就偏偏選了小不拉嘰的印章。哇!安安!你將來要做大官啊?家裡可沒有人有從政的歷史耶!那...將來爸爸是不是要在台上抓起你的雙手,大喊 "凍蒜!凍蒜!" 呀?

後記:其實爸爸給你抓了三次。第三次你抓了計算機...嗚嗚嗚!隔壁的鈔票也很好啊!爸爸還指望下半輩子靠你耶!

[+/-] 繼續閱讀...

安安一歲了!

安安:

今天是你一歲的生日喔!爸爸跟媽媽都很高興。從看著你只有一丁點,到今天你已經可以扶著東西走路了。真的真的很高興。所以爸爸要在你一歲生日的時候,寫下你過去一年的故事。將來等你長大了,你就可以知道自己一歲時候的故事。

你從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話題不斷。先說你還在媽媽肚子裡六個月大的事情吧。那時候,我陪媽媽去做第一次的超音波檢查。所謂超音波檢查就是用一種特殊的儀器,在媽媽的肚子上掃瞄,就可以看到你在媽媽肚子裡的情況。醫師伯伯會看看你是否長得很正常。記得那天是 2005 年 10 月 25 日,也是爸爸的生日。我跟媽媽都很緊張。因為不知道你在媽媽肚子裡是否過得很好?醫師伯伯用超音波掃瞄媽媽的肚子時,剛好你背對著超音波,所以醫師伯伯除了看到你的背以外,沒辦法知道你是否長得很健康。弄了幾次,醫師伯伯放棄了。說:「這個樣子根本沒辦法看到什麼。麻煩妳出去外面走個幾圈,或許胎兒會轉過來也不一定。」這時,媽媽不死心,溫柔地對著肚子裡的你說:「寶寶,轉過來好嗎? 醫師伯伯以及爸媽都想看看你耶!乖乖喔!」說時遲那時快,醫師伯伯興奮地說:「看到了!看到了!轉過來了!」爸媽好開心喔!都覺得你一定會是一個聰明又聽話的寶寶。當時,醫師伯伯鑑定出你是一個男寶寶,我跟媽媽第一次知道,我們將會有一個兒子。

第二個故事是大約你在媽媽肚子裡八個月左右的事情了。那時候,媽媽到大賣場,想幫你買個出生後可以睡覺的小枕頭。挑來挑去,也不知道哪個適合你。媽媽突發奇想說:「那讓安安來決定好了。」媽媽拿了好幾個枕頭,一個個貼在肚皮上,然後問你說:「寶貝,這個好不好?好的話踢媽媽肚子一下。」後來媽媽拿了一個黃色上面有布丁狗圖案的枕頭,問你說:「寶貝,這個好不好?」你突然踢了一下。為了證實這一下不是偶發的,媽媽又拿了兩個其他的枕頭問:「這個呢?那這個呢?」結果你都沒有踢踢。媽媽又把那個布丁狗枕頭拿回肚皮問:「寶貝,這個好不好?」結果你踢了媽媽一下,讓我跟媽媽在大賣場笑翻了。我們就把那個枕頭買下來了,後來證實你真的很喜歡那個布丁狗枕頭。你很喜歡把它貼在臉上,然後傻笑得很開心。

第三個故事就更神奇了!那是發生在懷胎九個多月,你快要出生前爸媽公司的尾牙。照慣例, 尾牙都有抽獎活動。媽媽一進會場,就先到禮品區去巡視了。發現四獎有四個微波爐,三個小的,一個大的。媽媽一直想買一個微波爐,但因為擔心微波不知道會不會傷害到你,所以一直不敢買。媽媽好喜歡那個大的微波爐。那時候,媽媽開玩笑的摸著肚皮說:「寶寶,媽媽想要那個微波爐,以後可以幫你溫好吃的東西。你保佑媽媽抽中微波爐好不好?看清楚喔!媽媽不要前面那三個小的,我要最後一個大的喔!」後來抽到四獎微波爐時,主持人念了三個名字,分別得到那三台小的微波爐。媽媽的同事開玩笑的說:「唉呀!已經抽走三個了啦,沒那麼準吧?沒希望了啦!」結果第四個人果然抽到是媽媽的名字。你知道嗎?所有的人都嚇傻了!天底下真的就有這麼準的事情。說要抽中四獎就抽中四獎已經不容易了,還真的抽到那台大台的微波爐。爸媽高興的又叫又笑!開開心心地把那台微波爐搬回家,就是放在廚房冰箱旁邊的那一台喔!事後我跟媽媽都說,你出生後一定是個很棒很乖又很聰明的寶寶。

你的預產期本來是 2006 年 3 月 5 日。那天是星期天。我跟媽媽都七上八下地等待,不知你真的是否會那麼準,真的依照醫師伯伯九個月前預測的這一天誕生。 結果,一天過去了,媽媽說她沒有感覺任何要生的徵兆。於是晚上我跟媽媽就摸著肚皮開始叫你起床了:「寶貝,乖喔!媽媽已經背了你快十個月了耶!媽媽的腰好酸喔!你下來自己走好不好?」結果第二天,3 月 6 日,媽媽從早上八點半就開始覺得腰好痠好痠,從來沒有這麼痠過。我跟媽媽都有點預感,你可能要出生了。所以爸爸一直記錄媽媽兩次很痠的時間,發覺從兩小時一次,一小時一次,到晚上九點多時已經縮短到十五分鐘一次了。爸爸猜測你是不是快要生出來了,媽媽則是覺得奇怪,別人快要生的時候是很痛很痛,為什麼她自己是很痠很痠,卻一點都不痛呢?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過去了。爸媽躺在床上不敢睡,一邊幫媽媽揉揉腰,一方面一直記錄兩次痠痛的時間。到了 3 月 7 日凌晨一點半左右,爸爸手頭上的紙張,記錄著媽媽兩次痠痛的時間已經縮短到五分鐘一次了。我跟媽媽互看一眼,有默契地認為「時候到了」。於是爸爸扶著媽媽,坐上計程車,直奔台安醫院急診室。

媽媽抱著肚子,表情痛苦地下了計程車,爸爸就陪媽媽到待產室等待你的來臨。之前聽過很多媽媽的朋友,或是你的大阿姨生小孩時,都說會痛個五六個小時,甚至於痛到一整天。我跟媽媽有點擔心,你會不會也拖了很久很久才出來。這樣的話媽媽就會很痛很痛。沒想到我們的顧慮是多餘的,你真的是一個很乖很乖的寶寶。媽媽兩點半進入待產室,三點左右開始生產,結果你三點四十五分就生出來了。沒有讓媽媽痛苦很久。你出生的那一剎那爸爸就站在旁邊,看著你誕生,醫師伯伯拍拍你後,你就開始哭得很洪亮。媽媽跟我都放下心中的大石頭。 經過十個月的等待,爸媽終於看到寶貝你了。全身外觀正常,看起來是個很健康的寶寶。你出生的時候有 3900 公克,算是巨嬰。居然能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生出來,護士阿姨們都爭相走告,認為這實在太神奇了。當護士阿姨幫你擦擦身體,包好給爸爸抱抱時,爸爸胸口以及鼻頭酸酸的,笨手笨腳地抱著你,深怕爸爸一個不小心把你摔著了。

另一個故事是有關你阿公阿嬷的故事。你出生後的第一個早上,爸爸馬上打電話跟阿公阿嬷報告你出生的消息。因為直到前一天晚上,我們跟阿公阿嬷講的都是可能沒那麼快生。沒想到第二天阿公阿嬷就聽到爸爸跟他們說你出生了。他們好高興喔!這是他們第一次做阿公阿嬷。掛斷電話才三十分鐘,阿公阿嬷,還有你姑姑,就迫不及待地趕來醫院看你了。你的大阿姨聽到你出生了,馬上坐火車從新竹趕到台北來看你。大家都很高興,搶著要抱抱你。爸爸看著大家高興的臉,拖著疲憊的身體,安心地回到我們的家,睡了一個大覺。晚上七點多,天空突然下起大雨。我到醫院要替換照顧了你跟你媽媽一天的阿公阿嬷。他們依依不捨地一再跟嬰兒車內的你說再見,還跟你約好明天阿公阿嬷一定會再來看你。 爸爸笑嘻嘻地送他們出門後,把你推回嬰兒室後,削著蘋果給媽媽吃。突然一個電話鈴聲劃破病房的寂靜。是你的叔叔打來的。正奇怪你的叔叔不是因為工作住在林口嗎?怎麼會回到阿公阿嬷的家?結果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句:「爸爸媽媽(也就是你的阿公阿嬷)半路出車禍了!爸爸(阿公)胸骨骨折,媽媽(阿嬷)腿骨摔到有裂痕。」怎麼會這樣呢?剛剛才笑笑離開的呀?還說好明天一定要來看小寶貝呢!爸爸騎著機車趕回阿公阿嬷家,臉上混合著淚水跟雨水,心中祈禱著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才好。回到家一看,阿公沒有明顯外傷,不過說話有點虛弱。阿嬷的腳裹著紗布,撐著柺杖一跛一跛的走出來。雖然樣子不怎麼好,不過爸爸稍微放心一點,至少阿公阿嬷沒有傷得很嚴重。

你出生後,第一件讓爸媽很擔心的事情就是你的黃疸指數太高了。一般小朋友出生後大多 12.5 左右,而且會隨著時間慢慢下降。只要超過 16 ,就是屬於需要住院 的危險程度。而你一出生就高達 19.5 ,後來還一度超過 20 以上。被醫師伯伯強制要求要留在醫院內照紫外線,讓黃疸分解後慢慢降下來。那時候媽媽在坐月子,雖然心裡很擔心難過,想要到醫院看看你,可是礙於無法吹風,只好很努力的準備很多母奶,希望你在醫院也能吃得飽飽的。爸爸跟阿公每天都會去看你。看著你全身光溜溜的,只穿著一件尿布,躺在保溫箱裡。眼睛為了怕受到紫外線照射,用不透光的眼罩綁起來。身上的皮膚被紫外線曬到有點脫皮。阿公回來敘述給阿嬷聽時,說著說著聲音都哽咽了起來「好可憐喔!那麼小,才剛出生,就要自己一個人孤單地待在保溫箱裡...」。好不容易黃疸降下來了,沒想到過幾天又升上去了。你成了少數幾個需要進出醫院兩次照黃疸的寶寶。

你小時候很愛笑,而且屬於笑起來很誇張那一型。有時候隨便講一句話,只要語調稍微誇張點,你就會笑到不行。最有名的幾個例子如:「My food~~」,「貓空纜車」,「有電燈」。大部分都是你那愛搞笑的姑姑發明的。你很喜歡看姑姑唱「蝴蝶,蝴蝶生得真美麗」,唱「紫竹調」時你會乖乖趴在姑姑肩膀上睡覺。 每次你不乖乖喝奶,阿公就會叫「姑姑快來」,然後姑姑就會唱歌給你聽,你會聽得呆呆地,然後把奶喝掉。如果姑姑沒空唱歌,阿公就會打開 YoYo TV,然後你就會看著電視上唱歌跳舞的大哥哥大姊姊目不轉睛,並且把奶喝完。不知道從幾個月開始,你變得不喜歡乖乖喝奶,每次都喝一點點,就會用手把奶瓶撇掉。然後很固執地一定要離開「喝奶位」。阿公有時候都被你累到快倒了呢!

你最喜歡的事情就是逛街。通常阿公阿嬷,或是爸爸媽媽,都會用背帶,把你背在胸口,然後晃呀晃地去壓馬路。這個叫做「街街(唸成「該該」)」,或者「靠逃逃(外面柒逃)」。你只要看到有人背背帶,就會哼哼嗨嗨地哭鬧著要出去。 如果不順你的意,你會發出「呃~~」或者「啊~~」「嗚~~」的吼聲來抗議。大家都說這方面你有點固執暴躁喔!最喜歡去的地方,是去 7-11 看「Open 將」,或是全家便利商店的「Keroro 軍曹」,或是去公園玩溜滑梯。每次只要經過這些地方,你就會對著店門口,用近似咳嗽的興奮聲音「呃咳咳咳~~」,吵著要進去。如果真的順你的意了,你又會一直晃腳,像是奸計得逞似地高興得要命。

在爸爸的年代,有句話叫做「師奶殺手」,是用來形容年輕又帥的男生,讓所有女生(尤其是年紀稍大的)都為之傾倒。你小時候長得超~~~~可愛的,應該算得上是小一號的「師奶殺手」。常常吸引一些不相識的路人,特別是歐巴桑,停下來捏捏你的臉。到店裡去買東西結帳時,櫃臺的阿姨常會給你額外的小禮物。你最喜歡玩偶之一「帕菲」,就是屈臣氏櫃臺的阿姨,看你可愛送給你的。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佔別人便宜習慣了,前幾天元宵節的時候,你看到一個哥哥的花燈好看,硬是不還給人家。只要阿公把你手上的花燈拿走,你就哭得像世界末日一樣。 害得阿公很尷尬地收下對方讓給你的花燈。這樣真的不太好喔!

你很黏阿公。因為阿公常會帶你去外面逛街。有一陣子你不喝奶的時候,不論誰餵都不肯乖乖喝,只有阿公餵,你才會勉強喝完。因為爸媽上班時,家裡只剩阿公一個人背得動你,阿嬷跟姑姑都因為撐不住你的大噸位,而沒辦法像阿公一樣背你出去玩。所以只要阿公到門口穿鞋,你就會認為要去「街街」,而哭著要跟。嚴重時阿公連上個廁所,你都要哭,以為阿公又拋下你自己一個人去「街街」了。 阿嬷也是超疼你的。只要你換尿布,上完廁所,或是肚子餓要吃水果泥,阿嬷都會忙裡忙外地準備熱毛巾,或者是到廚房努力磨著各種水果,希望你能吃得營養又健康。每次你要回家時,全家人都會擠到你面前,媽媽背著你,我穿左腳襪子,阿嬷穿右腳襪子,阿公穿外套,姑姑幫你圍圍巾,戴帽子。像是古代皇帝要「出巡」一樣。姑姑有時還會躲在你身後,抓著你的右臂,向右邊一擺學著古代皇帝說:「很好!退下吧!」

叔叔雖然因為在外地工作,沒辦法常常回來看你。不過你很喜歡給叔叔抱高高。還有叔叔有一招叫做「C. C. Lemon」,用兩隻手往側面包住,像一個英文字母「C」,然後對你笑著說「C!」 ,你就會笑得很開心。還有你也很喜歡看叔叔在空中表演丟三顆球。每次叔叔表演,你都會咯咯咯地笑。我們常說,你真是超幸福的,所有人都圍著你,怕你冷了,怕你難過了。只要你一笑,所有的人也都會跟著一起笑。

這一年來最辛苦的應該是媽媽了。從你每三小時得喝一次奶開始,媽媽就常常硬挺著爬起來餵奶。不論多累多想睡,或者是感冒身體不舒服,時間到了就得起來餵你喝奶。有時媽媽感冒了,連感冒藥都不敢吃,因為她怕吃了藥之後,你喝的母奶裡面也會有藥。萬一對你產生不好的影響,那可不得了。所以就算生病生到快掛掉,媽媽還是以多喝水,多休息的方法把感冒治好。所以以後你要好好孝順媽媽喔!

總而言之,不論你是愛笑的小寶貝,或是愛「街街」的安安。你都為我們帶來許多歡笑。在你一歲生日的今天,爸爸媽媽要祝福你生日快樂。希望你能健康長大,過著快樂的生活。一歲生日快樂!安安!

[+/-] 繼續閱讀...

MistyLook made by Web hosting Bluebook. Port to Blogger Template by Blogcrowd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