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修班第一堂:腿呀!我的腿呀!

前幾個禮拜,看到公司康樂會轉過來的信件,康樂會的禪修班招收會員。當時就浮起想報名的念頭。一方面我想藉著禪修班,讓我精神官能症的病況能夠好轉。一方面我自己本來就對禪修,武術,佛法,命理等東西有興趣。在沒什麼考慮之下,就靠著直覺報名了。

報名之後,負責禪修班的蔡朝陽師兄馬上回信歡迎我加入。另一位負責的幹部林麗華師姐,也用院內包裹傳遞了一本「禪修入門」的書給我看。喔!真是令人感到溫暖又有效率呀!接著就期待三月二十七日中午的第一次上課。

走進上課地點文哲所地下室的場地,嗯,兩邊牆壁橘紅色的燈光灑下來,左手邊有個舒服的小天井,空氣中瀰漫著檀香,耳邊繚繞著平靜的音樂,前方還有一位親切對我笑的師姐招呼我進來。我一點也沒懷疑是否走錯房間,這種氛圍若說不是禪修班打死我也不信。馬上義無反顧地簽下生死狀...喔,是個人資料表,拿了這十二週的課表,找了一塊看起來風水不錯的巧拼版,就這麼席地而坐。

剛一坐下我就知道糗了:太久沒有席地而坐(在家裡或是辦公室都是坐椅子),都不知道自己的筋何時變得如此僵硬。我連最基本的把兩條腿收到身下,都僵硬得身體無法保持平衡,一副快要往後倒的樣子。不知情的人大概以為我腿上了石膏吧?心中「ㄍㄧㄠv」了自己一下,然後尷尬地向那兩條腿筋打招呼:「哈囉!好久不見,你們好!」

此時負責教導我們禪坐的普蓮師姐,笑臉盈盈地走到前方坐下後,開始了第一堂的禪修課程。首先教盤坐:一般人把左腳收到右腿下壓著,再把右腳收到左腿下壓著,這種叫做散盤,又叫做如意盤。「這種是最簡單的。」當普蓮師姐講出這句話時,我的胸口 + 兩條腿簡直在淌血(當然是形容詞。如果是名詞那可驚動四座了)。為什麼連最簡單的散盤我都坐得如此辛苦呢?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做「正襟危坐」。尤其對那個「危」字體會特別深刻。再來就是請一位師姐示範單盤(把某一隻腳放到另一條腿上)以及雙盤(把兩隻腳各自放到另兩條腿腿上)。由於那部分屬於「可遠觀不可褻玩焉」,在此我就不加贅述。

接著就是金剛蓮花印以及禮敬十方。雙手合十,右手大拇指在左手大拇指之上,置於胸口,上升至額前,再下降至胸口順勢向前敬禮,做為禪坐的開始。好笑的是,所有禪修班同學裡面,就可以看到一個穿著黃澄澄 T 恤的胖子,雙手合十,像騎在木馬上前後搖晃。嗚嗚嗚...不是我不想頂禮,實在是彎不下去呀!在彎不下去又勉強想彎的情況下,就變成這副可笑的「騎木馬」的窘樣。

最後就是教把心念集中在頭頂下方一吋的「禪心輪」,在腹式呼吸下,進入禪定的境界。別的師兄師姐進入禪定狀況沒我是不知道。不過我一定沒有。因為兩條腿的筋正在對著我的身體「掄牆」,大叫著「放我出去!放我出去!」這個效應造成了我的身體起了「武者震」的反應,全身上下橫肉亂舞,汗如雨下。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情況下,普蓮師姐輕輕拍了我的肩膀,拿了四塊巧拼版疊起來要我墊在屁股下。唉!那一刻,可不是「Orz」可以形容的,簡直就是「囧rz」了!

下了課,兩位師姐從文哲所門口鼓勵我到活動中心門口:「加油喔!」「不要放棄喔!」「下次還要來喔!」嗚嗚嗚...謝謝師姐們!我會來的,如果那時候我的腿還能動的話...

後記:第二天起床後,我很懷疑我的身體是否癱瘓了。因為他們完全不能動,可是我又感覺到他們對我的延腦哭訴著他們昨天受到的虐待(痛啊!)。剛好普蓮師姐寄信要我們分享上課經驗,我就把這股痛楚,減輕程度之後貼文在她的部落格上。

2 意見:

    你也太爆笑了吧.....笑到噴飯....

    (害羞)師姐謬讚了~~

MistyLook made by Web hosting Bluebook. Port to Blogger Template by Blogcrowds